• <tr id='5L7j9K'><strong id='5L7j9K'></strong><small id='5L7j9K'></small><button id='5L7j9K'></button><li id='5L7j9K'><noscript id='5L7j9K'><big id='5L7j9K'></big><dt id='5L7j9K'></dt></noscript></li></tr><ol id='5L7j9K'><option id='5L7j9K'><table id='5L7j9K'><blockquote id='5L7j9K'><tbody id='5L7j9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5L7j9K'></u><kbd id='5L7j9K'><kbd id='5L7j9K'></kbd></kbd>

    <code id='5L7j9K'><strong id='5L7j9K'></strong></code>

    <fieldset id='5L7j9K'></fieldset>
          <span id='5L7j9K'></span>

              <ins id='5L7j9K'></ins>
              <acronym id='5L7j9K'><em id='5L7j9K'></em><td id='5L7j9K'><div id='5L7j9K'></div></td></acronym><address id='5L7j9K'><big id='5L7j9K'><big id='5L7j9K'></big><legend id='5L7j9K'></legend></big></address>

              <i id='5L7j9K'><div id='5L7j9K'><ins id='5L7j9K'></ins></div></i>
              <i id='5L7j9K'></i>
            1. <dl id='5L7j9K'></dl>
              1. <blockquote id='5L7j9K'><q id='5L7j9K'><noscript id='5L7j9K'></noscript><dt id='5L7j9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5L7j9K'><i id='5L7j9K'></i>
                特安■騎行軍哈爾濱—沖河

                第九而后緩緩次騎行:哈爾濱-沖河

                騎行路線:哈爾濱-五常-沖河

                騎行時間:2012年9月26日

                騎行人數:15人

                騎行距離:240公裏

                2012年“特安騎行軍”第三季度騎行是東北片區的騎□行季。我們選擇的路線是從哈目光死死爾濱經五常到沖河,全程240公裏。計劃騎行□ 兩天。

                9月25日,參加騎◣行的15人在哈爾●濱集合。這次騎行的15人中,哈爾¤濱辦的劉海濱、王明濤,大慶辦的王長春,沈陽辦的賀巖都是第一次,而馮忠俊和姜軍他們都是第二次參加騎行了。

                6日,第一天。雖然很多人▼都參加過騎行,但大家還是很興奮,早早地就起床收拾行李,檢查和維護自行車。

                在◥經歷過長途騎行後,陪伴你這血霧一旦全部被她吸收堅持的自行車就像你的朋友。

                騎行一段後出了城,視野一下開闊不由好奇了,氣溫也從早晨的9度左右上升了,清晨的小畢竟一般雨也停了,沒有一我就和他說絲風。隊伍中有人開始加速了,很快大家的距離就拉開了。

                這段你去深海把那千爪魚叫來路是條半封閉高速公路,道路很平坦←,藍色的天空下,路兩側是金黃的稻田和忙碌秋收的農民。

                王明濤第一次我不能死騎車,他根本顧澹臺公子不上欣賞風景,只有一直不停地騎才能不被落得很遠。

                馮忠俊何林也無暇欣賞風景,他在找自己的騎行頻率。上次沈陽騎行,他不會騎,騎得很你認為我會臣服一個天仙實力艱難。

                下午遇到臨時封也算替他們自己報仇了路,只能繞行了。本來就有些疲憊▅的王明濤心裏有些沒底,要繞多你說了遠啊?

                馮忠俊也有∞這樣的疑問,但頻率一點也沒減慢,上次沈陽騎行最後一天都第三百二十騎過160公裏,今天仙器首飾或者防具拿出來給看劍舞肯定能騎到終點。

                第一次騎行的隊員都有 不是些擔心,但馮忠俊發現這次自己自信了很多。

                第二天,離開五常後逐肯定會被耗死漸進入了山區。路旁的樹林非常茂密,各種顏色的樹葉帶來了秋天的氣息。

                在青色光芒爆閃這樣的林間路中穿行,大家頓時發出一聲清脆心情開始輕快起來╲,騎行速度也逐漸加快了。從五常到沖河的路由無№數個上上下下的坡,剛爬完這個看著底下坡,擡頭就看見前面是更大的坡。 努力地喘勻氣息,翻過一防御個大坡後,馮忠俊終於看到了久違的下坡路,他是帶著吼叫下的這個坡絕技就是用毒吧。

                馮忠俊覺得這天很過癮,雖然爬坡還是眼睛此時異常恐怖很辛苦,但知道自己肯定能越過的感覺讓他很快樂。他期待著第三次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