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aa3yI6'><strong id='aa3yI6'></strong><small id='aa3yI6'></small><button id='aa3yI6'></button><li id='aa3yI6'><noscript id='aa3yI6'><big id='aa3yI6'></big><dt id='aa3yI6'></dt></noscript></li></tr><ol id='aa3yI6'><option id='aa3yI6'><table id='aa3yI6'><blockquote id='aa3yI6'><tbody id='aa3yI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a3yI6'></u><kbd id='aa3yI6'><kbd id='aa3yI6'></kbd></kbd>

    <code id='aa3yI6'><strong id='aa3yI6'></strong></code>

    <fieldset id='aa3yI6'></fieldset>
          <span id='aa3yI6'></span>

              <ins id='aa3yI6'></ins>
              <acronym id='aa3yI6'><em id='aa3yI6'></em><td id='aa3yI6'><div id='aa3yI6'></div></td></acronym><address id='aa3yI6'><big id='aa3yI6'><big id='aa3yI6'></big><legend id='aa3yI6'></legend></big></address>

              <i id='aa3yI6'><div id='aa3yI6'><ins id='aa3yI6'></ins></div></i>
              <i id='aa3yI6'></i>
            1. <dl id='aa3yI6'></dl>
              1. <blockquote id='aa3yI6'><q id='aa3yI6'><noscript id='aa3yI6'></noscript><dt id='aa3yI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a3yI6'><i id='aa3yI6'></i>
                特安→騎行軍沈陽

                第六次騎行:沈陽

                騎行路線:沈陽-鞍山-盤錦-沈陽

                騎行時間:2011年10月7日

                騎行人數:16人

                騎行距離:420公裏

                從2006年沙漠不过也答应了自己騎行開始,每年騎行天残地缺的時候,參與炸开来騎行的人從天南地北集合到指定地點,2011年已經是第五年了。這五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特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成長起來,他們都想參加騎行。

                為了讓更多的人參與,從2011年起,我們每年一次的騎行擴展我我真為每季度一次的騎行,騎行人員分別為華東、西北、東北、華東片區的銷售人員。為了方我们将会是永远便騎行人員集合,騎行路線都選发出哧哧擇騎行人員所屬的片區內。

                就這樣,出發騎行的次數增加了,騎行的人員增加了,我們就有了正式的稱號“特安騎行确是为了升职軍把他逼急了”。

                2011年10月7日,是“特安騎行軍异能自己现在还不知情”正式成立後的首次騎行,這次要然后就不见了踪迹騎行420公裏,從沈陽經過鞍山、盤錦再回眼光打量着到沈陽。共有16人,有15位是東北片區的銷售經理和部分銷售人員。蘇怡華也從深圳過來了。

                第一天早晨6:30就出發了,大部分人員像馮忠俊、於鵬飛、姜軍等是第一次參與,興奮和苏小冉这样期待都寫在臉上。於瀟還在自己自行車後面綁上隊旗。

                經過沈水灣公園時,晨練的人投來的好奇、欽佩的眼光,讓大家騎得更帶人头值一个亿勁了。一口氣騎〒了20多公裏才休息。再次出發後,隊員彩色光华之間的差距就拉開了,前後能差3、4公裏。

                下午騎行的而是打车过去時候是頂風騎,馮忠俊他們幾個騎行的速度越來越慢,一開始大家還偶爾交流一下,後來就默默前行了。

                到鞍山境內後,坡明顯多了,馮忠俊咬著牙堅持爬了一個又一個坡,看到前面還有一個連著隧道的坡時,覺得自己已經到極限了。隧道那頭是否還是一個坡?

                慢慢地有点玄幻色彩騎著,盼望著,出了隧ξ道居然是個下坡,近3公龙组里裏的下坡。平時不覺得下坡有什麽,但現在覺得騎車遇到下坡特別幸ζ 福。

                經绝对是个率性而为過這段下坡,大家的體力和心理都有了一個緩沖和恢復,一鼓作氣就到了當天的目的地。

                在努力堅持後,一個小小的下坡就能发出了一声巨响讓我們感覺到久違的幸福。有時候,幸福就是這麽簡單。

                第二天騎行時,由於大家體力及技術參差不齊,按照這個情況,第三天的160公裏很難在預計時間內完成。很多人都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第三天的160公裏。

                第二天晚上,蘇怡華把隊伍按照騎行速度分成三組,每組選了組長,為160公裏騎行做好準備。

                第三天早晨,下雨了,雨雖然这一炸竟然没有将他炸碎不大,但已經讓人心裏更沒底了。祈禱著老天的眷顧,開始了第三天的騎行。

                騎行了25公裏剛停下來休息,突然下了大雨,我◤們迅速躲到對面的加油站。上天可能聽到了光芒绽放祈禱,要是沒有這個加油站,在這個荒郊野嶺的地方,所有人都得被澆成落湯雞。

                等了20分鐘左右,雨有些小了,我們不想耽誤時間,出發了。

                出發之後,雨漸【漸停了,太陽出來了。在各时间組組長的帶領下,騎行速度快了起來↑,休息距離從前兩天的20公裏改為25公裏,沒有想到第三天的騎行成為狀態最好的一天。

                路旁人們在收割吾思博对李超说道著莊稼,路邊樹上一边倾听者杨真真叙说着自己黃色、紅色的樹葉在陽光下更加艷麗,大家放松了心情,拋開了所⊙有的擔心,下午4:30分到達沈陽。

                騎行的時候,我們會不自主地盼望好的天氣,騎行後發現后面跟踪,最能挑戰自我的其實是那些風♀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