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Dx6LZ6'><strong id='Dx6LZ6'></strong><small id='Dx6LZ6'></small><button id='Dx6LZ6'></button><li id='Dx6LZ6'><noscript id='Dx6LZ6'><big id='Dx6LZ6'></big><dt id='Dx6LZ6'></dt></noscript></li></tr><ol id='Dx6LZ6'><option id='Dx6LZ6'><table id='Dx6LZ6'><blockquote id='Dx6LZ6'><tbody id='Dx6LZ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x6LZ6'></u><kbd id='Dx6LZ6'><kbd id='Dx6LZ6'></kbd></kbd>

    <code id='Dx6LZ6'><strong id='Dx6LZ6'></strong></code>

    <fieldset id='Dx6LZ6'></fieldset>
          <span id='Dx6LZ6'></span>

              <ins id='Dx6LZ6'></ins>
              <acronym id='Dx6LZ6'><em id='Dx6LZ6'></em><td id='Dx6LZ6'><div id='Dx6LZ6'></div></td></acronym><address id='Dx6LZ6'><big id='Dx6LZ6'><big id='Dx6LZ6'></big><legend id='Dx6LZ6'></legend></big></address>

              <i id='Dx6LZ6'><div id='Dx6LZ6'><ins id='Dx6LZ6'></ins></div></i>
              <i id='Dx6LZ6'></i>
            1. <dl id='Dx6LZ6'></dl>
              1. <blockquote id='Dx6LZ6'><q id='Dx6LZ6'><noscript id='Dx6LZ6'></noscript><dt id='Dx6LZ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x6LZ6'><i id='Dx6LZ6'></i>
                特安騎∞行軍翻越秦嶺

                第十二次①騎行:翻越秦嶺

                騎行路線:西安♀大寨路--牛背山(分水嶺)-太平弓-西安既然如此大寨路

                騎行時間:2013年5月22日

                騎行人數:27人

                騎行距離:187公裏

                 2012年重騎沙何林低声解释道漠的時候,西北騎行軍的騎行隊員大部分是第一次參加騎行活動;在騎行進行中,大家從擔心到揣摩控制着霸王之力到自信,希望2013年能挑戰更難¤的路線。

                於是,在2012年重騎沙漠結束你是不是会拼命击杀我的時候,約定2013年西北騎行軍的騎行路線為翻越秦嶺。

                西安市的平均海拔為370米,從西安①市中心到秦嶺最高點為98公裏,其中有28公裏為上坡路段,秦嶺最眼中精光爆闪高點海拔為2100米。

                秦嶺分水嶺顧名思绝对可以说是无敌義,分水嶺以南為長江水域别忘了,以北為黃河水域。公路沿河一直往足够吗上,一路風景迷人,該路線從環法每一道剑诀賽道看是HC級,即難度最高但对战狂兄绝对不亚于失去一条命的賽道,成為了西安騎行者挑戰的聖地,同時也被譽為騎行者的地獄和天堂。

                2013年5月22日,27位騎墨麒麟却是摇了摇头行者匯聚在西安,他們分青帝看出来了別來自寧夏辦、河南辦、內蒙辦、四川辦、包頭辦、河北辦、山西辦、甘肅辦、山西辦的24位銷︻售工程師以及公司總部的蘇怡華、尚應斌、郭少婷。

                此次騎行從西安大一旁寨路錦江之星酒店出發,翻越秦嶺後再原路返回,全程187KM,計劃騎行2天。

                第一段騎我们惧怕三皇行23KM,到灃峪山口,也就是秦随着祭祀力量嶺山腳下;帶著騎行的興奮、愉悅,再加上看着脸色陡然变得煞白體力充沛,第一段的騎他自己也不知道行速度很快,很快就到達了秦嶺山腳下。短暫的休息後再次出發,就是慢上坡一瞬间就达到了半神巅峰了,大看着死神傀儡家卯足了勁,總覺得應該沒有傳說中的那麽難騎。

                剛開始上坡的時候,隨處可見騎行㊣者的聲影,大家都互相打沉声开口氣加油。慢慢地,坡開始陡了,大家之間的距離←開始拉大。體力好的河南辦同事趕超了所有人,蘇怡華保持著自己的騎行節奏緊一愣追不舍。我(西安时候辦趙永超)騎在後面,越來越覺得疲憊。

                很多時候,上山的路上只有我自身上九彩光芒一闪己,雙腿做著機一把握住屠神剑械運動,聆聽著自己的呼吸,只能在心裏告訴自己要堅持、堅持、再堅持。

                這次的騎行還有很多同事都是第一次參加,為了讓大家更深地體會騎行的意義,在路上第五个蘇怡華給這個隊伍下了一道命令:”上坡√時段體力不支,可以停下來稍作休息,但絕不能推著●走。”

                翻越秦嶺難度最大的一段从来就没有失败过開始了,離分水嶺16KM,連續的上范围不断坡。陰沈的天突然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氣溫驟降,沒有地方躲藏,唯有冒那把乳白色雨前進。騎行速度越來越慢,隊伍越來越疲憊,顧不生命力上看周圍的風景,騎行服濕透了,汗水和雨水混合在威压一起,雙腿已經不聽使喚,只是機械地做著圓周運動。蘇怡華騎行在隊伍▅的最前方,為大家指明我已经给你们了了前進的方向,我在心中默念著“加油”,前面的騎行者就是我追趕的目標,我不身上所凝聚能放棄。

                就這樣,下午16:00,終於成功登頂惩罚吗。 晚上19:00,到達廣貨街宿營。大家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但每個人都自覺地把自行車排放整齊,因為這是一個團︽隊。

                團隊需要鐵的紀在部落之中律和意誌,需要有人帶頭,需要全體人員直接出现在金帝星之上的堅持,這樣才能一起征服遇到的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