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hpV4bX'><strong id='hpV4bX'></strong><small id='hpV4bX'></small><button id='hpV4bX'></button><li id='hpV4bX'><noscript id='hpV4bX'><big id='hpV4bX'></big><dt id='hpV4bX'></dt></noscript></li></tr><ol id='hpV4bX'><option id='hpV4bX'><table id='hpV4bX'><blockquote id='hpV4bX'><tbody id='hpV4b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pV4bX'></u><kbd id='hpV4bX'><kbd id='hpV4bX'></kbd></kbd>

    <code id='hpV4bX'><strong id='hpV4bX'></strong></code>

    <fieldset id='hpV4bX'></fieldset>
          <span id='hpV4bX'></span>

              <ins id='hpV4bX'></ins>
              <acronym id='hpV4bX'><em id='hpV4bX'></em><td id='hpV4bX'><div id='hpV4bX'></div></td></acronym><address id='hpV4bX'><big id='hpV4bX'><big id='hpV4bX'></big><legend id='hpV4bX'></legend></big></address>

              <i id='hpV4bX'><div id='hpV4bX'><ins id='hpV4bX'></ins></div></i>
              <i id='hpV4bX'></i>
            1. <dl id='hpV4bX'></dl>
              1. <blockquote id='hpV4bX'><q id='hpV4bX'><noscript id='hpV4bX'></noscript><dt id='hpV4b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pV4bX'><i id='hpV4bX'></i>
                遠征軍852團 第十四次→看望老兵

                第十四次看望老兵

                2016年10月24日
                遠征軍852團23 名隊員第十四次出發,到雲南、湖南、廣西和廣東看望老兵62人。
                此次有7名老兵已去世。

                     

                遠征軍852團隆陽/龍陵組

                看望遠征軍↘老兵:
                國民黨第八軍309團:李文德
                36師123傷兵轉】運站:楊盈光
                預備2師5團:張壽和
                53軍134師:吳正春

                            誌願者:李月英、嶽娟娟

                      龍陵和隆陽的9位老兵,他們中最小已經89歲,最大已經100歲。龍陵縣的李文德老人生活在深山之中,上山的路崎嶇陡峭無比,土路『上布滿石頭和水溝,老人的家是用土坯和石頭蓋的,很是簡陋。老人家精神還好,很熱手机拍摄都显得模糊起来情的接待了我們。他目前和孫子生活◥在一起,孫子對他照顧的很好,房子█的對面就是松山,李老的孫子告訴我們,老人家平時很少下山,白天常常靜坐遙望著對面的松山,回想抗戰往□事。他出生在貴州省遵義市三盆鎮大竹坪,16歲參軍,參加了松粗脖子山戰役,戰後隱姓埋名落戶於龍陵縣鎮安鎮竹箐村。聽完老ㄨ人的經歷,我們更感受和平的珍貴,珍惜如今∮的幸福生活。
                      楊盈光和張壽和已經病臥在床,不能起床,床榻沒有親人陪伴,房間潮濕,氣味難聞,蒼蠅四處飛。楊老參加◣過松山戰役,張老參加過騰沖和龍陵等戰役,他們老年生活如此淒涼。當我們問他們要不要喝水時,他們講不要,還伸出手和我們握手ぷ,感謝我們的到來。看╳到這樣的場景,心情很沈重,他們太需要幫助了,但不知道怎樣才能給他們更多的幫助,我們做的真是微不足道』的。
                      目前在隆陽區身體最健康的老兵是吳正春老人,家庭居住條件相對小洁好一點,當我們去看⌒ 望他時,他正幫家人幹力所能及的活。90高齡的老▓人,身體健朗,給我們講述他的抗戰經歷時,記憶力很好,條理清楚。到現在抗戰已過70多年,還能清楚地▽記住他的部隊團長、營長姓名,講述他如何參加遠征軍,如何只訓練幾個月就參加抗戰。吳老參加了保衛騰沖的戰役。當我〗們要走時,老人把我們送出家門很遠很遠,也讓我㊣們心裏很酸楚,對他也依依不舍了,真想能多陪陪他啊!可愛的老人家。
                      這些可親可敬的老兵,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是我們中國民族的驕他们不让我讲傲,有了他們當年的背井離鄉,惜別家人,拋頭顱灑熱血,與日寇抗▂擊,保證了中國大西南的物資供應。才有了我們的今天的幸福生活,老兵們雖然暮年,生活在大山中,疾病纏身,臥床不起,但當我們看望他們時,他們都∩感恩,感謝特安電子這樣的愛心公司,感謝社會各界的關心。

                     

                遠征軍852團 騰沖二組

                遠征軍老兵:
                預備2師:楊維孝、陸朝儒、李映長、李洪翺

                            誌願者:李偉、付多麗

                      起初,我以為◥慰問就只是表達對老兵生活上物質的支持,後來通過這幾天和老兵們的相處才發現,活動的意義遠非如此簡單。
                      你可以發揮你的想象,一個90多歲的老人家,身子◣不像以前那麽硬朗,需要有人攙扶來行走,耳朵沒有以前那麽靈敏,很多聲音都聽不清楚,溝通都成了障≡礙,他也不是什麽名人,沒有什麽收入,在現代這個物質社會會有怎樣的遭遇?
                      雖然我們的老兵老了,不負往昔,但從靈魂上講他還是以前那個他,那個馳騁戰場的英雄,需要起碼的尊√重。而生活必然不會盡如人意,有些人可能嫌棄他們行動的緩慢,有些人可能在意他們身上味道,這些均是因為世●俗的眼光未將他們和民族英雄聯系起來,未記起他們在20歲左右的年紀就冒著生命的危險站在抗日的最前線,為解救無數的生命而浴血奮戰。
                      我們的活動讓ξ他們知道還有人記得他們,有人每年5月和10會定期來看望他們,會把白素说道他們的合影帶來,會同他們約定明年再見,讓♀他們的親人朋友知道身邊的老人雖然現在失去了當年的風采,但仍然是民族的脊梁,將會被人民與歷史永遠記住。他們值得這個社會的關註,他們值得有尊嚴的活著,他們理應享受用鮮血換來的幸福生『『活,身心的幸福。
                      有時候我想如果可能發明一個神器讓老兵耳朵恢復該多好,真想和他們聊聊打小日本的故事。

                   

                遠征軍852團 廣西組

                看望↑遠征軍老兵:
                中國駐印軍新1軍50師特務連上士:陀發軒
                中國遠征軍28師83團迫擊炮連:余國清

                            誌願者:黃守健、韋明超

                      特安852遠征軍活動再一次拉開了帷幕,又有著很多的「同仁奔波在關愛遠征軍老兵的路上。
                      此次我們又來到了蒼梧,看望老兵陀老。陀老的身←體狀況不是很理想,現在是臥病在床,但得知我們的到來尤其是在李冰清面前,硬撐著病體坐了起來。為了不讓陀老感到勞●累,我們趕緊跟陀老合影後就讓陀老躺下休息,我們就坐在旁邊跟陀老聊了起╲來。陀老對特安有著深刻的印象,很感謝特安一直以來的關愛。聊到了陀老的身體狀況,他說:人老了,是這樣子的∞了,相對其他一起奮戰的戰友,他是很幸福的了,因為他還能回到家裏,還能有那麽多的愛心人士在關愛著,他知足了。離開的☆時候,陀老舉起右手,敬了一個很有力很』標準的軍禮,那一刻,我仿佛又看依他对吾思博等人到了當年在異鄉陀老奮力殺敵的英勇,久久不能忘懷。
                      是啊,在遠※征的途中,有著很多身上也大汗淋漓的無名英雄留在他鄉,有很多的戰士雖說也回到了故土,但是沒有堅持到國家富強的現在,也沒↘有得到愛心誌願者的關愛,就這樣默默的去了。
                      我們現在∏幸福的生活離不開那些曾經為國抗戰,為國犧牲的英雄們的付出,而現在我們能做的是多給這些遠征英雄們一些關Ψ 愛,多一些關心。其實他們想要的真的很少,就是一份關愛的心,一句貼心的★問候而已,對他們來說,這已經足△夠。
                      最後祝願陀老的身體能好轉,安享晚年。

                 

                遠征軍852團 湖南一組

                遠征軍老兵:
                駐印軍新38師112團3營重機3連:楊榮隆
                遠征軍50師150團少校:黃飛波

                            誌願者:曾維武、吳偉明

                      金秋十月,碩果累累,我和我的夥伴驅車來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村莊,走訪了四位〓高齡的老▓人,雖然歲月在他們的臉上刻滿了歲月的痕跡,有的需要攙扶行走,但他們的精神其实他心里还有另一层想法卻是可敬的,當我ζ 們送去公司的慰問金後他們感動的道出:“謝謝你們特安公司對我們的關愛”。多麽質樸純【潔的老兵們,真讓我們感動,雖然他們現在居住的地方和生活的條件並不是很好,可他◇們卻十分的滿足著這樣的生活,遙想當年日軍侵華的時候,正是風華正茂的他們毅然挺身而出,拿起武器沖出國門,堅守國外,遠離親人,不讓兇殘的日軍踏入▓西南國門,雖然他們當中很多人永遠的留在外地,但〖卻無怨無悔,縱然身滅,卻用己身鑄就一道血肉長城。

                   

                遠征軍852團 德宏組

                看望遠征軍↘老兵:
                第八軍獨立24支隊:楊世猛
                第八軍:穆正光
                新一軍50師少尉諜※報員:蔡振基

                            誌願者:董彩平、張曉虎

                      現年93歲穆正光,部隊番號第八軍後勤兵。因當時在戰鬥中被炮彈震到受傷,現很難聽清楚聲音(處於耳聾狀態)。因穆老▅年事以高,身體漸⊙漸衰弱,體弱多病已是家常便飯,現已無法正常交流。盡管無法正常談話,穆老一直面帶微笑,盡量跟①我們互動交流,希望老人家在子女的照顧下能安度晚年。
                       蔡振基(廣東梅州人士)17歲參軍,有一想说什么有没有说出口名姐姐住梅州,。蔡老曾駐守國外→,當時國情嚴峻,無法回國,至今無國籍♀,而緬甸政府對於老軍人是保持不問不理態度。因在緬甸安家,雖有相思之心,歸國之情,因種種因素○,至今未能回國,依舊住在緬甸九谷市。我們在中緬邊境的畹町橋邊見到同小女兒一起︾的蔡老,老人家神采奕奕,但年事〗已高,患有心肌梗塞。聽說我們是廣東省過來的誌願者,因戰後留在緬甸的同鄉都已故去,老人家特¤別希望能聽到鄉音,可惜我們都不會講白話,只好帶著遺憾分別。
                      活動已經結束近一個月,近兩日緬李冰清继续发问北戰事爆發,蔡老一◤家正居住在戰事沖突區域,緬甸邊境難民為躲避戰亂進入中國境內。剛剛電話■聯系上蔡老的外孫女,得知老人家已經隨她到了瑞麗阿姨家,尚且平安。
                      少小離家,經歷滇緬戰役,晚年還要在戰亂中奔走,該是怎麽樣的心ω痛。國家富強安定,才能不被欺淩,才會免於戰亂,才有足夠的能力去向他人施№以援手。世界未曾和平,致敬所有為和平努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