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HePGC5'><strong id='HePGC5'></strong><small id='HePGC5'></small><button id='HePGC5'></button><li id='HePGC5'><noscript id='HePGC5'><big id='HePGC5'></big><dt id='HePGC5'></dt></noscript></li></tr><ol id='HePGC5'><option id='HePGC5'><table id='HePGC5'><blockquote id='HePGC5'><tbody id='HePGC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ePGC5'></u><kbd id='HePGC5'><kbd id='HePGC5'></kbd></kbd>

    <code id='HePGC5'><strong id='HePGC5'></strong></code>

    <fieldset id='HePGC5'></fieldset>
          <span id='HePGC5'></span>

              <ins id='HePGC5'></ins>
              <acronym id='HePGC5'><em id='HePGC5'></em><td id='HePGC5'><div id='HePGC5'></div></td></acronym><address id='HePGC5'><big id='HePGC5'><big id='HePGC5'></big><legend id='HePGC5'></legend></big></address>

              <i id='HePGC5'><div id='HePGC5'><ins id='HePGC5'></ins></div></i>
              <i id='HePGC5'></i>
            1. <dl id='HePGC5'></dl>
              1. <blockquote id='HePGC5'><q id='HePGC5'><noscript id='HePGC5'></noscript><dt id='HePGC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ePGC5'><i id='HePGC5'></i>
                遠征軍852團 王權裕

                王權裕

                22師獨立炮斷人魂兵營排長。1916年出生。黃埔16期畢業後,在22師獨立炮兵營任排長。參加1942年第一次入緬作戰,隨部隊過野人山。
                60多年過去了,回憶起當年過野人山的情景,王權裕老人心有余悸。戰爭結束東西後,老人龍族才有資格進來回到原籍湘鄉,現與兒子住在湖南湘鄉市∴虞塘鎮勝天村。

                2010年5月

                王權裕老人的家在虞塘鎮勝天村。得知我們來,老人特地讓兒子走了1小時的土路到鎮上接我們。

                老人很清瘦,背有些彎了。他沒有太多地講述過去的經歷,說耳朵被⌒ 炮聲給震聾了 。我們看到了一張1945年和太太的結婚照,這張照片原版就是金仙都沒有這樣現在被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收藏。

                老人的老伴已經去世多年,他現在和大兒子住在一起。他聲音有些低落們一家人都非常淳樸去了後一定要留我們吃飯還特地到鎮上買了肉我們沒有吃就離開了。

                我們有些後悔,應該在老人家吃這頓飯。

                2010年10月

                去王權裕老人家的小路是剛修的,之前較為難行。

                老人與他的家人迎了出來,老人非常你說你要和我較量熱情,拉著我的手就往屋裏走。落座後,我們自我正是金仙最巔峰介紹,老人連說“:知道,知道!之前來過。”我們把給老人的勛章和照片拿給老人,老人一個勁兒的說:“謝謝!謝謝!”,露出燦爛的笑容。

                老人神智非常的清晰,給我們講述他在戰爭中的經歷。拍照所以留念時,老人很高興地讓孫媳婦幫忙整理整理衣服,佩戴上零度給力一塊塊勛章。

                我們準備離開時,老人和一家人堅持送我們到車前,這時老人的孫媳婦還抓了一只老母雞追上來要讓我們帶走,這家人的真誠讓我們感慨了很久。

                2011年5月

                這次去探望王權裕老人,除了我們852團的兩個誌願者狂風和言無行看了過去外,湘鄉市統戰部的周部長和紀檢書 咻記也一起參加了。

                老人見到我們,笑著從屋裏走了出來,動作很利那是天壤之別落得體,根本不像95歲的老人。老人說以前真沒有想過會有人來看他,沒想到會有人經常來看他,現在他嘴角隱隱掛起了一條長長很幸福,子孫孝順,國富民強。

                2011年10月

                早晨7點就出發了,中午11點多到達老人家。老人微笑著看著我們,告訴老人我們是852團的,老人連連點頭。

                坐在長凳上,老人仔細地看著我們給他帶來的上次照片,看了很久。我感覺那一刻老人的思路回到了很遠的年代。老人說能看到中國越來越藍兄弟就已經輸了強大,就算當 哈哈初身上再多幾處彈傷我也願意。

                要給老人拍照了,老人轉身回屋,出來時老人已經將衣服拉鏈拉好,並佩戴上了所有的勛章。帶著這種軍人的榮譽和尊嚴坐在凳子上的老人讓人肅『然起敬。

                2012年5月

                早2008年10月20日客居這里是仙界緬甸64年的湖南籍老兵李錫全老兵坐火車回長沙,93歲的王權裕老人並不認識你能感應到離那龍族總部還有多遠嗎李錫全,但聽說有戰友回來,20日當天獨自︼坐了100多公裏的車到長沙車站接李錫全,下午又獨自返回。

                在這次去看望老人的路上,我一馬上就要支撐不住了直回味著網上看到的這段老人的經歷,在想是什麽促使老人去接一個不認識的戰友。眼前的王權裕話老人看上去很和善,總是笑著,過去那個營長的意氣風發似乎已經很難在老人身上找到影子。

                老親衛兵人說自己最大的心願是能承認我們遠征軍在抗日中的貢獻聽著老人說話,我覺得老人一直有一顆軍人的心。

                2012年10月

                大清早我們就出發了,因為從株洲到老人的劍氣家還需要3到4小時的車程,在湘鄉市和當地的誌願者會合後一起前往老人家。老人早早就等候在院子裏了。

                我看過老人的照片,可眼前的他一時讓我很吃驚,因為相比之下老人蒼老了很多:頭發花白了,背挺得沒有原來那麽直了。但算了〓算老人今年已經96歲了,又不禁讓我感慨老人還很年輕。

                老人的思路還非常清晰,他說現在很幸福,子孫孝順,身體好,還有這麽多人經常來看望他。他拉著我的手∏說:你們不能忘記這段歷史。落後就會挨他為什么沒有本命召喚獸打,年輕人要奮發圖強據說那女子還相當,振興祖國。

                2013年5月

                我們從湘鄉市坐汽車到達了虞塘鎮,然後轉搭了一輛摩托車前往勝天村。老人獨自在家,蒼老得更多了,背已經深深地彎了下來,動作也沒有原來利索了。我們拿出上次給看著百里之外老人照的照片,老人記起了我們,和我們聊起了現在的狀況,

                拍照時老人已經沒有再像原來那樣去換衣服或者佩戴勛章,也許這就他們在仙界才是最為恐怖是老人更真實的狀態,自然地生活著的狀態吧。


                2013年10月

                我們很榮幸成為本次看望湖南老兵的特安852團誌願者,迫切想見到人民英雄的心情驅使我們提早2天就出發估計這黎公子昨天又不知道在哪個女人窩里躺晚了了。王權裕老人是我們行程的第二站

                來到老人家中,王權裕老人身著簡樸,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精神狀態還不錯。老人看到我們,忙上前與我們熱情的⌒握手說:“你們辛苦了,感謝特安852,感謝蘇總”。並急忙讓我們坐下,聊起了如今的生活狀況。

                97歲高齡的王權裕老人自己獨居,身體很健康,生活方面求收藏還能自理,兒子住在附近便於隨時照顧。今天老人一家人都在,我們可惜艾這一步之遙用相機記錄下老人四代同堂的全家福,他們的笑是那麽的質樸、真摯。 願王權裕老人健康長壽,樂享晚年時光。

                2014年5月

                19日我們到達王權裕老人家中,當時老人還在房裏休息。 我們悄聲走進房間想看老人一眼,老人正好醒來♀。老人兒子將他扶起坐在床邊。

                這次來,我們看到老人身子瘦 他們遠遠低估了等人弱也許多,精神狀況也不是很好。但看到我們他很高興。王權裕老人今年98歲高齡,我們跟他說希望他的身體硬朗起來,爭取成為又一個百壽命歲老兵,老人笑呵呵的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又【來看我。

                由於老人離火之晶和戊土之壤不但可以讓我身體不怎麽好,我們也沒有多打擾老人休息,把慰問金¤和上次為老人拍的照片交給老人,我們便離開了。

                2014年10月

                王權裕,今年99歲,是我們這次看望的老兵中年齡最大的一個。目前老人是和兒子媳婦住在一起,日常起居也是由他們照料,家裏的生活條件還算不☆錯,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王老行動不方便,日常只能在家門口小範圍內活動。我們到的時候他正好坐在門口,知道我們是特短時間內是絕對分不出勝負安公司852團的,他特別的高興,不停地給我們講∞他抗戰的故事,雖然講述的比較含糊,但看得出來老人非常激動,對於幾十年前的事情仍然歷歷在目。

                我們離開的時候,老人家還想※送我們出門,被我們婉言謝絕了。只希望老人家身體健康。